365bet体育客服电话,高house资本采取了“过山车”!凯里泰在四个月内下跌超过49%,蒸发了超过100亿

资料来源:德林学会
文字|杨万里
过去,大型牛市凯里泰似乎处于“冷板凳”上。
截至今年7月14日,凯利泰股价已从高位31.33元回落,最低跌至15.87元,累计跌幅达49.34%,总市值蒸发了逾100亿元人民币。股价为16.48元,总市值为119.1亿元。
股价下跌的背后是业绩下降以及市场对下一轮集中医疗设备采购(按数量购买)的担忧。
Kelit图
著名的投资公司高house资本(Hillhouse Capital)也看到了“过山车”市场。自从今年第一季度加入Kelite的十大可交易股东名单以来,其股价已经开始上涨,但是随着股价下跌,Hillhouse Capital的市值大幅下跌。
值得注意的是,外界对凯利泰有争议,主要关注股权的分散(不是实际控制人)和依赖并购的公司的业绩。
高house资本采取了“过山车”
自2019年初以来,凯利泰币从最低的7.37元涨至最高的31.33元,累计涨幅超过325%。
自从高house资本(Hillhouse Capital)头寸增加的消息传出以来,凯利特(Kailite)的股价今年已加速上涨,但凯利泰自7月中旬以来一直处于下行通道。
股价下跌的第一个原因是业绩下降。财务报告数据显示,凯立泰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7.922亿元,同比下降7.88%,实现净利润1.962亿元,同比下降11.56%。不难看出,凯利泰的母公司净利润下降幅度超过销售额。
在业绩预测中,凯利泰说:“由于上半年冠状肺炎的新流行的影响,与公司产品有关的到终端医院的门诊和手术次数已大大减少。下降对公司的经营业绩有一定的不利影响。”
股价下跌的第二个原因与投资者对集中医疗设备采购(批量购买)的担忧有关。
此前是购买冠状动脉支架,部分产品仅售469元,比上次网上报价13300元低96%以上。一些金融媒体表示,在国家集中采购期间,冠状动脉支架的价格可能会下降20%,这将大大降低制造商的利润率。
售后市场还担心,凯利泰的骨科联合产品将被纳入下一轮国家设备采购中。如果要入围产品,则很有可能进行“灵魂讨价还价”回合,这将最终影响产品利润。
股价先升后跌,使投资者可以乘上“过山车”市场。著名的投资公司High Collar Capital受到了严重影响。
今年第一季度(1月1日至3月31日),高house资本管理有限公司-HCM中国基金在年底收购了约17,623,600股新股,相当于流通股的2.47%。领资本基金没有增加任何股票。
在Kelite的股价最高点31.33元时,高领资本旗下基金所持股票市值约为5.52亿元。目前,该基金的市值约为2.91亿元,蒸发后的金额超过2.6亿元。
两点争论
凯立泰成立于2005年,成立之初主要从事骨科植入物的研发,生产和销售。2012年,凯利泰以每股29.09元的价格在创业板上市。
自上市以来,凯利泰一直处于分散司法状态,这一直是外部争议的主要焦点。凯利泰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到,由于所有权结构相对分散,控制权的变更可能对人力资源管理,业务发展和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。
阿里巴巴就是一个例子。2005年,由于雅虎的介入和软银的存在,形成了“三足”的股票结构。我们担心前董事长韩寿鹏于2013年3月8日提议辞退公司董事会,而Kelite在同一天下跌了7.34%,一些市场参与者称中小型上市公司的股权为分散且没有实际控制人,管理水平处于动荡之中,投资风险也更高。
到目前为止,永进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有其6.93%的股份,成为第一大股东;现任董事长袁征持有的上海新城一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其5.34%的股份,成为第三名最大的股东。股东,但都不属于凯里泰的实际控制人。
并购绩效是外部纠纷的第二个焦点。
2019年,由凯里泰收购的江苏理想医疗技术有限公司,宁波申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和Elliquence,LLC(美国公司)的合并收入约占凯里泰总销售额的51%。净收入约占Kailite净收入的58%。不难确定这三项并购为Kailite的业绩贡献了一半以上。
《证券市场周刊》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,在业绩博彩期间,从凯里泰收购的资产持续准确地达到了目标,在博彩期结束后立即有些变脸,很难提出合理的解释。
骨科是一个很好的方法,但是该行业竞争激烈。
根据2018年的数据,强生,齐默,史赛克,施乐,美敦力和瑞石等六家跨国巨头占整形外科行业总销售额的60%以上,而国内领先的整形外科行业魏高骨科2018年的销售额则与此相反12亿元,不到市场规模的5%。凯立泰的市场份额较小。
其他医疗器械巨头也正在与现有竞争对手一起使用。迈瑞医疗在其半年度报告中表示,它将继续积极培育并加快这些领域的研究和开发步伐,例如微创外科手术和骨科公司。
我们将继续观察一方面凯里泰公司如何通过业绩下降而突破,另一方面新的巨人到来。